ofo总部被讨押金者挤爆 曾经励志的创业故事变成

2019-03-15 发布人 : ofo总部被讨押金者挤爆 曾经励志的创业故事变成 围观 : 0评论

  导读:原标题:ofo总部被讨押金者挤爆 曾经励志的创业故事变成一个总也讲不完的笑线日,大批用户来到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ofo办公点排队办..

  原标题:ofo总部被讨押金者挤爆 曾经励志的创业故事变成一个总也讲不完的笑线日,大批用户来到

  已经办完手续的用户称,现场并不能直接退押金,用户需填写一张表,包括身份证与手机号码等信息,ofo承诺1-3个工作日退还押金。据了解,ofo的押金原来为99元,在2017年下半年涨为199元。

  @梁霄地产天下:据说这是ofo 退押金的人,队伍从五楼排到一楼,快排到中关村大街了。今天终于闹到总部了。

  @bruce秋:前段时间一篇《你的同龄人抛弃你》现在再看这位同龄人,欠每位用户押金。

  如今的ofo官方微博,每一条微博下的评论区,“押金”都是高频词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神秘暗号。

  @记者金微:这里以前是金融创新的标志,现在经常有p2p维权者到访,尤其是今天的ofo更是壮观。互联网创新的潮水退了,剩下一地鸡毛,数以万计的资金,像人间蒸发似的……

  10月初,就有消费者反映,ofo已经无法在app内退押金,“退押金”按钮成灰色,无法点击;余额也无法在线退款;客服电话无法接通。

  ofo对此回应,退押金按钮灰色是正常状态,是正常的挽留用户设置,不存在不能点击的情况,在未向ofo求证的情况下,草率地将个别由网络原因导致的问题夸大为无法在线退押金,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标题党行为。

  然而越来越多的网友申请退押失败,并且没有给出任何理由,然后给出两个选择:1、重新申请;2:查看其它退款方式:充值成余额。

  11月23日,ofo发通知称,将99元用户押金转为理财产品,就是用户可一键升级成为网贷平台的新用户,升级后有100元特定资产,并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,不过该服务上线不久后就下线。

  近日一个网友想退ofo押金,但听说打电话要打很久,就脑洞大开,尝试了传说中的“外国人报案”策略。假装外国人写了封投诉邮件,人设为:来自加州,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,中文不太好,做事喜欢上纲上线。

  但12月15日,该用户再次发微博表示看到ofo的回应,感觉有点好笑,并且有些不太舒服。

  7月开始关于ofo、滴滴和阿里之间的收购博弈就数次见诸报道,收购金额也一变再变。

  10月22日,ofo的运营公司法定代表人突然发生变更。陈正江替代戴威,成为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被解读为戴威交出控制权。ofo解释称,此举是为简化办公流程、提升工作效率。

  10月30日,ofo宣布正式从日本和歌山市退出,在此之前,今年8月,据媒体公开报道,ofo从印度、以色列、中东、澳洲、德国、美国、西班牙等8个国家和地区撤出或暂停业务。以下是不完全统计:

  8月14日,美国圣地亚哥市当地媒体kusi news报道,ofo将于8月31日全面退出西雅图市场,45天内退回用户押金。

  10月30日,ofo进驻城市和歌山市相关负责人表示,已收到ofo正式书面通知,将于本月31日停止服务。

  国外大撤退,ofo国内的日子也不好过。“资金链断裂”、“押金难退”等一系列传闻也是甚嚣尘上。

  10 月 31 日下午,一则 「ofo 开始准备破产重组方案」 的消息再度把小黄车推上风口浪尖。

 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,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破产重组的方案,一份半年前ofo的负债表显示,彼时ofo整体负债为64.96亿元,其中,用户押金为36.50亿元,供应链为10.20亿元。

  这种种现象都被认为是ofo的“卖身”传闻的“证据,ofo始终一个表态——谣言。然而这些回应,却难以扭转ofo如今的局面。

  2015 年 6 月,北大研究生戴威自掏腰包收买 200 辆小黄车投进在北大学校,并在学校推出「共享方案」,向学生收回单车作为共享单车。这样用户共享了一辆车,就能取得一切小黄车的使用权。

  2016 年 ofo 逐步向全国 20 多个城市的 200 多所高校推广,在学校里积累了 80 万用户,日均订单到达 20 万。

  2017 年开端,ofo 和摩拜等共享单车开始了蒙眼狂奔,尽管还没有哪一家能找到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,但好像只需敢入局就有资本敢接盘,所以开始了无止境的融资、烧钱、补贴、扩张……

  2017年3月至7月是ofo采购最疯狂的五个月。据《财经》了解,每个月采购量为300万-400万辆,总计采购1600万辆单车,实际履行约1200万辆。这五个月的采购应付金额72亿人民币,这部分尾款也成为ofo资金链紧张的因素之一。

  9月,竞争转入焦灼。ofo在低迷几个月后力压摩拜。10月20日,订单冲到3200万单——这是ofo有史以来的最高点,也触到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昙花一现的顶峰。

  短短三年时间,在资本的助推下,ofo以无可复制的速度攀上巅峰,而又以始料未及的速度跌落。

  在ofo的这几年,总在不停搬家,公司最鼎盛的时期,ofo前台都通过猎头来招。一开始因为扩张,一层放不下,变两层、三层、四层;现在不仅从四层缩回两层,还从两三个办公场所全部集中到一个场地。而ofo给员工配备的2000元白色升降桌,在半价出售。

  不知道在这个冬天,ofo还会贡献多少槽点。但请不要让一个曾经励志的创业故事,变成一个总也讲不完的笑话。

相关文章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